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加班后的比基尼之夜
加班后的比基尼之夜

加班后的比基尼之夜

五月,莫名其妙的变得极热无比。公司每个人都烦躁了起来。

  我的职位从来就不是什么高位,只是这么多年的工作经验,总是比那些秘书小妹妹多了些看似高级一点点的业务。其实,职称似乎是没什么差别的,这也是为什么每当我开始觉得老板把我当什么干部来用的时候,整个人就不自主的烦躁来,不快乐。我从来没有什么胸怀大志,只想开开心心的过日子,玩乐,直到玩不动为止:p上周就是一个典型。我们部门在赶工一个大案子,本来跟我的小小职称八竿子打不着的东西。文件,一迭迭的降落在我的桌子上。

  「sandrea,这个东西照我改的打出来,排个版,下午印好给我。」「sandrea,你去联络一下那个xx公司xxx,催一下xxx的资料。」「sandrea,这个东西排个版,送印作个封面。快点弄好喔。」「……」xxx,我在心里念着。

  即使不快,一切仍在忍受范围内,直到上周五——「我们deadline就快到了,大家一定要加油,这是最后的关头了,success就在眼前,」老板又露着生硬的英文,「明天礼拜六,我们几个人来加个班,push一下进度。」push你的大头啦。我想着。不过这种事应该不会轮到我这种小角色吧?

  「xx经理,xxx,ooo……」老板点了一堆倒霉鬼,「再找个能干点的秘书好了,hmm……sandrea,你也来好了。」「我?」宛如晴天霹雳,我就这样中奖了。

  我明明就不是秘书,明明就不是,明明就不是……算了,反正这就是命吧。于是我和一两位同样倒霉的小妹妹一起,礼拜六来公司报到,来帮这些一样倒霉的男人服务,打字、排版、设计、润稿……永无止境!

  总算到了下午五、六点,老板似乎满足了,准备收工。小气的他竟连请大家吃个饭都没有。

  算了,我也不期待。我推托掉其它人一起吃饭的邀约,回到家,孩子已经跟着婆婆睡着了,老公也出差没有在家,我舒舒服服的泡了一个很长的热水澡。边泡澡、边上网,(嘻——对不起各位苦心劝我的网友们)发现当晚有一家知名pub的bikini趴。我犹豫着要不要去。如我不久前的文章,这阵子我生活恬淡了不少,不知道是工作变忙的关系?是腻了?

  当我想到出门去夜店,脑中自然跑过一个像流程的东西:穿很少——耍放荡,勾到一个型男——上床——回家昏睡……像「命运好好玩」那部电影一样,我彷佛失去了兴趣。

  泡完澡,看看电视,看看超级星光大道。一群爱哭的大男生。但听歌真的会掉泪。

  电视也看完了。该睡觉了吗?不甘心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加班,不甘心就这样变成乏味的上班族,吃微波餐、加班、睡觉,过一天。

  不甘心!

  于是,我还是去了:p

  我穿上一件开襟的大v领露背银色罩衫,深v开到腰间,里面搭了一件鲜黄底烫银字的比基尼,浅粉红蛋糕裙,隐约露出黑色的小丁,外面套上一件以策安全的素色薄外套。

  唉!我心想,希望不要又是公式化的一晚。

  到了夜店,付了门票钱。(我一直以为,比基尼之夜就是女生穿比基尼不用钱。真奇怪——)领了一杯调酒。这家的调酒算不错喝的。

  累了一天,我对爆满、而且男多女少的舞池暂时提不起力气来。

  我站到角落,外套随手一摆,冷眼旁观地喝着我的酒。

  是酒精还是节奏?白天的不快和烦躁开始放松。调酒比记忆中好喝。

  就这样站了不知道多久。也许有人开始发现一个女人无聊的站着,开始有人明显的在我附近晃来晃去,像盘旋猎物一样的打量。我大大方方的不以为意,照样挺直着站着。

  「小姐,一个人吗?」一个带帽子和炼子的hip hop男,手插口袋问我。

  「我有男友。」我甜甜的笑着回他。

  「小姐,等人吗?」一阵子后,另一个家伙问我。

  我瞟了他一眼,「对。」

  就这样,前仆后继的来了四、五个吧。我终于觉得该换个地方了。

  我进了舞池,试着小跳一下。音乐、人潮、光影迷幻和醉意人尽情的释放,像是甩去白天的疲累,我终于融入当晚了。

  正开始觉得放松时,忽然觉得好像有个男的在贴我。他不太高,站在我正后方,紧紧的贴着,因为有个硬硬的东西一直磨磳着我的臀部。

  平常谁都会生气,但当下我却玩心大起,扭的更妖魅了。他似乎觉得有机可趁,手贴上我的臀部,下半身紧黏着我的臀;而这时,另一个凑热闹的雄性动物也来了!

  另一个男孩在我正面开始贴。昏暗的灯光下,乍看他长的还不错,我下腰扭动,配合他的贴舞;他的手搭上我的肩,我也搭上他的腰,两人温度火速上升,后面贴的家伙似乎觉得位子被抢了,好像就闪了。

  前面这位男孩开始大胆起来,两手往下滑,明显的滑过乳房的外缘。这都在我的玩心大起预料之中!

  我故若无事地配合他贴舞,忽然在DJ变歌之际,一抽身,就像什么没发生过一样,去排饮料了。拎着一杯可乐,我整理了凌乱的头发,站到窗边,望着外头的台北街道,回想方才的勾引,这可怜的男孩现在应该欲火焚身了吧。

  还没喝完,我的肩膀就被拍了一下。是刚才我前方贴舞的家伙。

  「你好——」

  我看清了他,一个大男孩,大概二十出头吧。

  「我叫Ken,你呢?」

  「有事吗?我在等人。」我故意板起脸来,心下恶作剧的乐趣不减。

  「啊!是喔——对不起……」看来他没料到这个答案。

  于是我休息了一阵,觉得也差不多了,正犹豫要不要回家,Ken又出现!

  「你等的人没来啊?」他应该发现我在骗他,所以又跑来。

  「不关你的事啰。」我甜甜的笑,但这下仔细看他,他其实蛮可爱的。忽然心里的烦躁和闷气得到一个结论的出口。

  今晚就送他一个大礼吧——

  他开始试着用很烂的技巧跟我搭讪,问我的名字、念哪……我随便编说我叫cindy,念xx大学。(这阵子愈来愈怕遇到kk的网友,所以很少再自称sandrea了)他说他念xx科大,还问我年纪。我下了决心,说:「你如果猜对我几年级,我就跟你去找个地方休息,你说怎样?」他像中了大奖一样,想了很久,不敢贸然决定,最后说,「大三?」我笑笑:「恭喜你啰。想去哪里?」************

  场景自然就到了市中心那家知名的motel了。

  他有开车,但是很普通的车。

  我还很贴心的跟他说我们各自对半付房钱好了。

  我薪水不高,但比他高吧——

  进了房,我只是稍稍坐到床上,他就很急色的到我背后开始脱我衣服了。

  「干嘛这么急啦——」我媚笑着,配合着他把我的上衣脱掉,随手一丢。

  他两手从背后揉我的乳房,边亲着我的背、边抓着我的双乳,随手一扯就把比基尼扯掉了。

  「你的奶好大,有没有g奶啊?」他两手环抱,揉着我的裸乳,双唇边在耳边亲着。

  「没有——差一点点……」我咯咯娇笑,想扯他衣服和扣子。

  他把衣服一扯脱了下来,全身脱的一丝不挂,从背后一手揉着我的乳房,一手往小丁摸去。

  「啊——……」我呻吟着,任他粗鲁的摸遍我全身。

  他手忙脚乱的掏出套子戴上,坚硬的下体摩磳我的臀部。他一手进攻胸部,一手伸入阴部套弄,没几下,我早已湿淋淋的浪叫不已。

  「转过来……」

  他把我轻拉了过来,他坐在床上,把我双脚打开,我和他面对面坐着,他挺进了我;他两手不停抓着我的乳房,腰部不停抽送,我也配合的不停扭动,白天的压力像是找到出口似的,放荡地呻吟。

  「啊!啊啊啊……好舒服……」我抓住他不停揉我乳房的手。

  「叫大声一点……」他勉力低语,腰部不停抽送。

  「好舒服……啊——……啊——……你好棒……」「叫我的名字……」他表情扭曲的抽插着。

  「ken……你好棒……啊——……」我狂乱地抓着他的背部,被紧抓住的乳房往前压迫,腰部不停摇动。

  他忽然手一放,大把抓住我的臀部,腰际一送,射精了!

  我喘着气,搂着他的脖子,等他平静下来。

  他有点愧疚,「好像有点快……你有享受到吗?」我媚笑,勾着的手放开了他:「下一次会更好吧。对吧?」我起身冲了澡,顺便放了水。冲了很久的澡,水也放好了,倒了什么香精什么的进去,打开电视,裸身倚在池边放松。他走了进来:「刚真是不好意思——可能太兴奋了。」「不会呀。」我甜甜的笑着。

  我是说真的。对我来说,我已经恢复了白天消磨的元气。

  他从我后面伸手开始按摩我的肩膀:「我来帮你按摩——」老实说,他技术不怎么样,但在当下全身酥软,激情过后,又是芳香沐浴,这按摩实在很舒服、很舒服。

  我闭上眼睛开始享受。

  他的手开始不安份,往下勾勒我的乳房外缘;接着就慢慢按着乳房的嫩肉;接着就是不规则的揉弄整个乳房了……我从酥软开始被挑起,忽地起身,转身一看,他的小弟已经再度站起!

  「这么快就重振雄风啊?」我有点意外。

  「因为你太正了啊。」他嘴甜的说。

  他要踏进来,但我先走了出去。拿起浴巾把身上擦干,推开快受不了的他,叫他去拿套子。

  「可不可以这次不要戴?我很安全的——」他哀求。

  「不可以……」我坚决着,忽然又调皮的说,「这样吧,如果你今晚能做到七次,第七次就让你不戴。」他眼睛一亮,「那就要让你尝尝我的厉害——」他跑去拿了套子,很快就跑回来,抱住我开始狂吻,下体坚硬的顶着我的下腹;他把我的脚抬起来,让我坐在浴池的台边,就这样,正面开始抽插;他没什么怜香惜玉,但每一下都很用力。我抓着他的背,享受他的冲刺……「轻一点——轻一点——啊啊啊……」我用力抓着他的背。

  他抬起我的双腿,完全没有减慢的样子,不停的抽插……「你喜欢大力一点吧?!……cindy……」「我哪有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不行了啦!啊啊啊……」他真的很大力的抽送。

  他像是更兴奋似的不停冲刺,忽然,大力一捅,用力抓着我的背,我也用力抓着他的背,不停喘气。他大概是差点要射了吧……慢慢的退出,扶着我,让我靠着墙,从背后插入,他再度大力的抽送着;我顶着墙,颈上的细链和下垂的乳房不停的晃动。他抓着我的臀部,大力的进攻!

  「你喜欢这样吧?!……喔……cindy……」「我快死了……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」我手向后想抓他,他把我的手推回墙上,两手大力的滑上乳房,抓揉着,腰部不停抽送。

  「好大的奶——喔……」

  「轻一点……啊啊啊……」「我要很大力、很大力……」他真的用力抓住我的乳房,忽然又停了下来,深呼吸了几下,我也喘了一口气。

  他把我抱了起来,让我用手勾住他脖子,他抓着我的臀部,就这样把我抱到床上,将我平放。他下体有一点软掉,但他随便揉了几下,又再度勃起……他再度提枪上阵!

  「啊——……啊……啊啊啊……」

  我抓着床单,腰部被顶到几乎弓起,他的手不时抓着我的臀部嫩肉,不时揉向我的乳房,我不停的呻吟着,手试图抓向他;他一把压住我的手,更大力的抽插;我把手勾向他的脖子,迷乱的伸出舌头,和他湿热的深吻着,而他仍不停抽插……「看着我——叫我的名字——」他命令的说,仍不停抽送。

  「ken……人家快不行了……啊——……啊啊啊……」我淫荡地叫着。

  他嗯哼一声,抓着我的腰,射了出来,整个人「呼——」的长吁了一声,倒在我旁边的床上。

  休息片刻,我去冲了澡,之后把已经半入睡的他催去冲澡。两人回来就直接倒在床上了。

  不知睡了多久,我先醒了过来。已经七、八点了,我披着我的毛巾,去泡了一杯咖啡,他似是听到了也醒了过来。

  「cindy,你好棒喔——」他疲累的笑着说。

  「你的第二次有将功赎罪啦。」我笑着说。

  「第三次会更好的!」他半坐了起来。

  「第三次?」我弧疑地问。

  「不是说要七次才能不戴套吗?」他贼贼的笑。

  「喔!——」我想了起来,这小子竟然当真,不过我看他似乎不太行的样子,就故意取笑他:「我看你应该已经没力了吧——」我还刻意转过身,让身上的毛巾一滑,胴体娇媚地向他挑衅。

  出乎我意料的,他竟起身,从他皮包拿出套子,戴上,就向我走了过来!

  「怀疑我吗?」他笑着从后面环抱我,两手直接覆在双乳上。

  「不要……讨厌啦,你怎么又硬了?!……哎哟——」我试图推开他,不过当然是不成功。

  他揉着我的乳房,一手又伸去揉弄我的下体:「竟敢怀疑我?……一定要好好惩罚你!……」「你要怎么惩罚我啦?……啊……」

  他一把把我推倒在床上,把我的腿张成M型,他坐着,开始进攻……「竟然说我不行?!……再说啊!……」他边抽插着边低语。

  「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」「插爆你!……cindy……」「讨厌……轻一点啦……啊啊啊啊啊……」「不可以……要大力的干你……揉你的大奶……」他两手用力地抓住我的乳房,腰部不停冲刺;他把我拉起来,坐姿面对他,我手往后扶着床,抵着他的挺进;他每一下都很大力的送,速度没有前次那么勇猛,但仍是全力抽插;他低下头嘴巴凑上我的乳房,口水湿满硕乳的嫩肉……「啊!……讨厌……你这样好色……」我害羞地叫着。

  「色什么?……你很爽吧!……喜欢人家吸你的大奶……」他更啧啧作声的吸吮,下体也不时的抽插。

  「明明就很喜欢人家干你,对不对?……嗯?……」他勉力的抽插着。

  「哪有啦……啊!……」

  「你喜欢人家玩你的奶,大力插你,大力捅你……对不对?!……」「没有……没有……啊!啊啊啊啊……」他冷不防全力抽送着。

  他忽地改变姿势,抓住我的肩膀,脸贴着我的脸,他的弟弟全速的在我里面抽插,无情地顶着最深的点。

  「啊——……啊啊啊……我不行了……」我两手指甲狂乱地抓他的背,他嘴贴上我的乳房用力的吸,腰部一挺,射了!

  他慢慢退开,嘴巴最后才离开我的乳房。我们躺在床上喘气,喘好久才努力提起力气去冲洗。

  着装,退了房,他载我回我家巷口。

  「还有四次耶,怎么办?」他问我。

  「你想的美咧。」我虚脱的拍打他。

  好久不见的,狂乱的一夜呐!——

  「完」